繁溯◆◇

文渣一枚不解释。
主修cp「天官花怜双玄」
「魔道忘羡薛晓」
「d5杰园」
「天狼米尤」
「龙族泽非」
「炽天使米优」
等等等等
「当然还有某些原创」
本命神座出流,不接受反驳,是我的!
qvq渣子了解一下~这里繁溯,各位可称呼我为小溯/溯儿
哈哈哈中二少女的繁溯qwq
产粮不定时,小可爱们欢迎关注~

我也不知道想讲什么

想写原耽啊啊啊,但又怕没时间【痛苦】
还不知道有没有耐心更完嘤嘤嘤
算了我先试试码一下,还望支持_(:з」∠)_

[花怜]绝生灭-二十三.

二十三.
哪怕花城再不想相信,也只能放下情绪,冷然道:“明光将军,你拿好这个。”
.
他从袖中拿出锦囊,那繁琐至极的花纹仿佛是一道封印,封住了在里面蠢蠢欲动的妖玉。聚集在碎玉上的怨气横冲直撞,但抵不过这锦囊的厉害。如此骇人的怨气竟无一丝泄露。
.
裴茗自然是知道这东西的。花城用的时候,他也感觉到此物的不凡。
.
“花城主是想让我来封这个缩地千里吗?”
.
显而易见,裴茗也懂。
.
花城“嗯”了一声,嘱咐道:“这东西存在的时间太长,它里面积存的怨气也绝非你能抗衡。现在它并不完整,而封印缩地千里,也不需要全部都用上。”他顿了顿,留了点时间给裴茗消化。
.
“我会再分出一些,交付与你。由你来封印。”花城也不耽搁,不由分说便再以法力取出碎玉。
.
裴茗也是听懂了,只是,他想到了一个问题。他道:“花城主,若是我来封阵,那,城主你呢?”是啊花城做什么呢?
.
花城似乎早就知道裴茗会这么问,事关谢怜,花城既已欺骗裴茗说谢怜回了上天庭,那便不能说漏。
.
只能含糊其辞道:“白无相也说了,皇城出了乱子。虽然这极有可能是陷阱,但是,那么多怨灵逃出去也不是假的。皇城乃人群聚集之地,人类较为密集,白无相若想再引发人面疫,便是得到这种地方去。所以,皇城是非走一趟不可了。”
.
毫无破绽,完美无缺的理由。
.
但是,很奇怪啊。裴茗不是看不出来的,为了白无相,花城何必那么大费心思?谢怜既然回了上天庭,那么花城就没有理由管这么多了。一切都会由帝君来决断,人面疫也只需要动用上天庭武神来驱除怨灵,再由神武大帝再次杀掉白无相不就可以了吗?何必如此大费周章?根本没有必要。
.
裴茗唯一可以想到的原因就是,谢怜可能也出了事。而花城和谢怜的事他也不是不知道。能让花城那么恼怒的,大概也只有关于谢怜的事了吧?
.
裴茗轻叹。他好歹堂堂一介北方武神,信徒无数。现在沦落的与鬼王合作。
.
“嗯,懂了。不过我应该可以和你一起去的吧?按你刚才的那个速度,封阵连时间都不是问题吧?”
.
“事实上”,花城已取出了玲珑骰,“我来封这阵是要比明光将军你快些的。”他毫不收敛,“我本就是厉鬼之身,用这妖玉最合适不过。而你身为神官,与怨气互不相容,光是克制怕也得要许多时间。”
.
“原来如此。”他接过花城分好的一小块碎玉,用法力包裹,小心翼翼。
.
花城一如既往随意地抛出了骰子。玲珑骰的色泽光鲜明亮,在空中仿佛定格。
.
“看好奇英这小子,别让他乱来。我先前便在阵上施过法,短时间内不会有怨灵可以穿过去的。”他似想起了什么,“当心一点铜炉山里的那三座山。”又说了几句。
.
奇英正安稳的躺倒在地上。他的伤口看着可怖,实则并没有伤及致命处,伤口也在主动修复。虽然他身下血染,但血也止住了。
.
裴茗看着花城打开一间屋子的门,走了进去。那里面居然不是屋内的景象,而是繁华的建筑,裴茗认得,那可不就是人族皇城吗。
.
“花城这家伙,还真是可怕。”他低声感叹。
——
——
格格不入的红衣出现在皇城的一座建筑物的门前。翩翩银蝶是这混沌黑暗里唯一的光,照亮了周围。花城微微抬头,弯月挂空,狡黠如斯。
.
“哥哥,我来了。”
.
-完

◇◆◇◆◇◆◇◆◇◆◇◆◇◆◇◆◇◆◇
篇尾语.
这是段令人难忘的回忆。
谢怜在那个时候成为了鬼,成为了绝境鬼王里的一员。
白无相带来的恐惧,延续到了现在,蛊惑的话语在耳边低吟。
随着被剑贯穿的那一刻,溅落满地的鲜血,惨绝人寰的痛苦嘶吟,最终落下了名为祸的根。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人倒下,是多么的无力。
那是最不愿让人想起的却又是最让人不能忘却的回忆,也是造成最后结局的因果伊始。
“哥哥。我们成亲吧?”
“……”
“开玩笑的。”
铜炉山篇·结

——————————
久违的碎碎念!
这是铜炉山篇最后一章√接下来要进入皇城篇了(是的是皇城,虽然原著描写不多,但这里会比较多)
预计还会有仙京篇等等emmm
我不会弃坑的,只会拖更【捂脸】

喜庆铜炉山篇结束啦!最后的篇尾语涉及下篇剧透,以及结局的剧透(虽然只有一点点)
下篇就是怜怜“黑化”主线了嘤嘤嘤
求支持回复点赞关注谢谢!

解释一下篇尾语里的最后成亲段,有改动。这里并不是原作里的时间线fafa说的,而是下篇会出现的啦。怜怜回答省略号也有原因,请默默期待√


[花怜]绝生灭-二十二.

二十二.
瞳孔猛然缩小,那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有别于他那身红衣的绯色晕染在空气中。
.
奇英一脸惊惧,涣散的眼眸里没了光,倒在了地上。深棕色的地面被鲜血弄得更深。而那悬浮于缩地千里上方的妖异的碎玉支离破碎,碎片散落满地。
.
“白无相!!”花城顾不得碎玉如何了,白无相的出现彻底扰乱了他的心绪。
.
那种痛苦,深刻地烙印在了他的心扉。他的殿下,就是因为这白无相,才会化为厉鬼,更是有生命危险。现在,白无相完好的站在这里,惨白丧服上点点红渍。
.
这些东西联系在一起,不难总结出,谢怜用“生命”来杀白无相,可,白无相并没有死。谢怜的所作所为,仿若无为。
.
无形的怒火不知不觉蔓延,花城一念之下,死灵蝶飞涌而出。
.
银光渺渺,从花城腕处银色护腕中飞出。如一道绚烂星风。白皙的手精瘦而又骨节分明,微微用力,骨节更为突出。
.
挥之不散的杀气充斥着周围。红衣翻飞,黑靴上的银链簌簌作响。
.
对付白无相,花城可不敢留手,必须要斩草除根才对。
.
无数银蝶朝着白无相的方向攻击,可他却犹如无物,一动不动。那张骇人的悲喜面上,喜的那半边仿佛在嘲笑着花城的无能。
.
银光行至白无相身前一尺,便似乎触碰到了什么障碍物,再也无法前行。
.
“什么!”连花城也不惊诧异。那些死灵蝶在停止动作后的一刹那间,竟是尽数化为光粒,如灰尘一般破散。剩下的银蝶被散去了银光,如死物般落在了地上。
.
白色在白无相的身上显得很病态,白无相面具下的嘴角微微上扬,在看不见的地方,绯色的红缓缓落下。
.
奇英倒下太过突然了,裴茗还是没反应过来。白无相……不应该被杀死了才是?为什么,为什么还会出来?
.
灰尘被风吹的满是,两千年前的铜炉山喷发,使这里的土地变得不再肥沃,这些年来的水土流失,弄得这里寸草不生。少有的几株野草也形单影只,栖息在角落处。
.
裴茗和奇英也只是一份同事的交情,甚至比不过裴茗这么多的种马对象,但是,这一刻,看着奇英倒下,看着奇英身上的那个血洞,看着白无相惨白色手上的血,或许是花城的情绪也带动了他,现在他只觉得白无相他TM的简直就是个混蛋!
.
没有熟悉的佩剑,裴茗拿着用沿路折断的树枝草草做了柄木剑,一直背在身后。
.
他以法力护剑,防它撑不住而断掉,以前练剑的经历告诉他这东西不是铁,是很容易坏掉的。
.
淡淡金光从手掌窜出,那把尖锐锋利的木剑从身后飞出,落在手心。裴茗握住木剑,一袭黑衣,扬落空中的尘埃也成了点缀,要是师无渡还在的话,一定会惊讶吧。这样的裴茗,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过了。
.
裴茗没有和白无相交过手过,对于白无相,他的认知范围只有“制造人面疫毁灭仙乐国”这些。他的可怕也只从慕情风信那里耳闻过。不过光是白无相与花城对峙的这几个寥寥回合,大概也能看出来白无相的表面实力了。
.
裴茗想来不是什么喜欢动脑子的家伙,这点他是真的配得上武神这个称呼。他当年作为将军征战沙场百战不殆,也有容广的功劳。
.
回神后裴茗也不去想什么,直接就是趁两人交战的空挡,冲了进去。
.
面对一位绝境鬼王和一位上天庭武神,白无相只是轻轻地发出了“呵”的声音。他似无所不惧,站在山巅布局一切。
.
忽然,白无相苍白的左手莫名抽搐了一下,这一细微的举动,实在难以察觉。若不是盯着他的手看,旁人怕是会错漏。可花城又怎会是旁人?花城微微挑了挑眉,神情凝重。
.
白无相自然感觉得到。这仿佛是个暗号,提醒着白无相。他右手拂面,垂下了头。
.
“呵……我可不是来叙旧的。”声音被刻意压低,诡异的感觉尤然心生,“这个阵啊,你们可不能破坏掉。”他指了指花城身后的那个缩地千里。
.
“啧。”花城不知道他下面要说什么,时刻保持着警惕。
.
“花城主小心。”裴茗法力传音道。
.
白无相视若无睹,“要是让你们毁掉的话……”本来要说出来的话突然戛然而止,他像是不想说下去了。
.
然后,他说了句完全不搭上文的话,“去人族的皇城看看吧,说不定,会有像几百年多前的那次一样的收获。”他的话意味深长,花城愣了片刻。
.
“等等!”花城在看到白无相的身形消失的时候,慌张地喊道。
.
可终究慢了些,白无相已经毫无踪迹可寻。
.
花城心里有些空。他好像猜出来了,白无相说的那几百前的那次“收获”是什么了……
.
花城看着自己骨节分明而白皙苍白的手,呢喃道:“殿下……?”那双手的掌心,有几滴晶莹的泪。花城觉得有什么湿湿的东西从眼里落了下来。
.
裴茗讶异的看着花城,“花城主?”
.
-完

——————————
这里的白无相,并不能准确的说是真的白无相,“白无相”这个存在已经不是仅仅指代一个人了(没错我在暗示君吾大大)
不过,这里的白无相也不能说是谢怜,手指的抽搐是有原因的。
花城流泪是因为知道了“白无相”说的几百多年前的事情,想到了不好的回忆。
啊算是剧透吧,具体请期待下文W





[花怜]绝生灭-二十一.

二十一.
奇英乐在其中,那怨灵被他横手一批便是散了去,这下来,少了很多。
.
裴茗也不敢闲着,跟着一起打几只小的,好心的把大的都让给了奇英。奇英也不说什么,接来就是一剑。
.
“厉害啊。”裴茗时不时来句夸奖让奇英更是兴奋,打得更卖力了。
.
一切都在花城的意料之中。有了奇英,这边怨灵的抵抗就减弱了不少。花城盘算待会该如何搞掉这缩地千里,说实话,他对那些神官做出来的缩地千里倒很熟悉,随手就能破坏。
.
不过,现在这个不一样。同是绝境鬼王,甚至要比花城强大一截,那么这个缩地千里就比较棘手了。
.
阵的周围已经没有怨灵,花城强大的气息让他们恐惧,再加之裴茗和奇英不可忽视的武力值,原本还想离开这铜炉的怨灵大都找回了理智,大部分都选择放弃这个缩地千里。
.
毕竟铜炉的结界,已经消失了。他们完全可以直接逃出去。
.
花城又怎会不明白他们的心思。现在选择直接逃走的怨灵绝对不多,趁现在补救一下这个结界,也还来得及。
.
“明光将军。你法力多吗?”花城沉思片刻,出声。
.
被叫到的裴茗一个激灵,刚好一只怨灵没脑子的直接向他冲了过来,黑色的污/浊糊了一脸。裴茗赶紧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块布料,狠狠地擦。
.
“花城主啊……您有什么吩咐吗?”待他恢复原样,将那布条丢了去,才回答花城。
.
裴茗眼角其实还有点黑乎乎的东西,花城并不想浪费时间,他脸上几乎没有表情,从容的指着右手边,说道:“既然你不顾忌,那么去铜炉山的最边界,临时建个结界,把这些怨灵困住。可以?”
.
花城的那句“可以”要不是尾音上扬,裴茗都有些怀疑这是句命令。他一开始并没有听懂,然后他突然就怂了。
.
“花城主我不像你啊,我……先不说法力够不够,这铜炉山不是以三座山为边界的吗,我现在上哪找山?”他欲哭无泪的说着。
.
花城抽搐的挑了挑眉,“东有座古庙。以这庙为阵眼,展开结界。结界半径十公里足矣。”他说的轻描淡写,似乎早就知道了似的。
.
“哦哦。”裴茗低声下气地应着。没办法,他打不过花城,又没人家熟这地,不低声下气都不可能。他估摸着十公里的范围,心想这应该不是问题,便以法术加持,去找古庙。
.
花城微叹,从袖里取出锦囊。掌心施法,锦囊自开。那枚金牌很惹眼,但花城要的却是金牌下的绯色碎玉。
.
碎玉只有一点点了。上次为了封印铜炉山用了一部分,如今连那红色的流光都黯然失色。
.
碎玉从那锦囊里飞出。悬浮在半空中。
.
“奇英。防住他们。”花城和奇英不熟。说的很生分。奇英也不明白,胡乱“嗯”了一通。他那边压力挺大的,说话也抽不出心思。
.
花城见奇英那边没事,便着手起这边封阵的事了。这碎玉力量不小,怨气够足。再分出一点,投入这阵里,应该也能达到和封印铜炉山一样的效果。
.
他小心翼翼的控制法力,这本就少的碎玉又裂了一些。取那少的一点,直接投入这缩地千里。
.
碎玉红色的光映在花城的眼里,直直的落下。
.
眼看里阵只有分毫之隔,然而……
.
“啊啊啊啊!!”奇英的惨叫传了过来。溅来的鲜血染的那碎玉更加红艳。
.
-完

[花怜]绝生灭-二十.

二十.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
.
他们站在一座山头上,俯视着下面的群魔乱舞。那可真是,唯有铜炉山这样的怨灵聚集之地才会有的场景了。
.
那些放弃花城的怨灵纷纷敢来此处,无数的怨灵在空中盘旋,浓郁的黑色甚至让人看不到东西。
.
在那缩地千里阵上空,数不尽的怨灵争先恐后的想要闯进这阵里,从而逃离铜炉山,他们被困在这里太久了。
.
花城裴茗躲在隐秘的位置,人为的隐藏了身上的气息,所以现在还是安然无恙,没有别的怨灵发现他们。
.
“对。就是这。”裴茗答道。
.
“封这缩地千里倒是容易,不过,这已经跑出去的怨灵……可就难办了。”以花城的智商,一会功夫便是将这个局面分析了个透彻。
.
裴茗点头赞许。“所以,花城主打算如何?”他将奇英放到地上,拔出随身携带的剑,随时准备与那些怨灵开战。
.
花城全神贯注的关注着缩地千里那边的情况,“你别冲动,再等等。”花城听到了裴茗拔剑的声音,可是现在还没有到最佳的时机。
.
“等?等到什么时候?再等那些怨灵可都要全出去了!”裴茗最看不得这种明明敌人就在眼前,却无能为力。
.
“……”花城挑了挑眉,嘴角轻扬,“那让你去添乱?拜托认清一下现实。”他是真不懂裴茗这个只会种马的男人,这种时候那么有正义感算什么,因为他的那些女人要因为人面疫离他而去?倒也解释的通。
.
裴茗不想说什么了,他又打不过花城,冲上去还得被他一顿怼……裴茗表示心很累。
.
这不正说着,奇英倒是醒过来了。他扶着额头,似乎很难受的样子。
.
“师兄……”他昏昏的喊着他最爱的师兄,应是做了什么梦,这突然醒来,还不适应。他微卷的发更加凌乱,还沾了很多灰尘,全没有平时待在仙京时的那般神气。
.
奇英缓缓睁开深棕色的眼睛,一脸懵的看着面前也是一脸懵的裴茗和似乎胸有成竹的花城。
.
“你们……我……”奇英莫名觉得特别尴尬。
.
“都醒了,帮忙打一下怨灵吧。”花城朝他微微一笑,可却让奇英寒毛竖起。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
裴茗可一下子反应过来了,也是不怀好意的冲奇英看了看,再瞅瞅缩地千里那边。奇英感觉很奇怪,便是起身朝那里走去,然后……
.
“哇!!”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怨灵的规模太大,数量太多让他震惊,还是害怕,总之奇英就是很大声的叫了出来。
.
裴茗还挺担心他的,谁知奇英下面那句就让他收回了这种想法。
.
“你们应该早点叫我的!”他笑的像个孩子一样,一把抄起他的武器,跳了下去。他也没有掩盖自己的气息,怨灵们也很容易就发现了他,不到几秒便团在了一起。
.
“你……早就想好了?”裴茗简直目瞪口呆,奇英还真不是一般的喜欢打,绝对是二般!他看着奇英这一下那一下的,心想在这方面还真是比不过他。
.
“谁知道呢。”
.
花城轻哼,“接下来,你想上就上吧。封缩地千里的事就交给我了。”
.
-完






[花怜]绝生灭-十九.

十九.
白无相在他消失前,还留下了这么一手。连花城也没想到,白无相居然还如此执着,企图爆发第三次人面疫。啊,不对,是难以阻止的事情了。
.
裴茗走的很快,虽有身负奇英,却也不觉得如何。倒是花城,或许是在铜炉里经历了太多的东西,精神上的痛苦仍无法轻易消去。那一会会的休憩,根本不够他回复。
.
殿下的“死”,对于他来说,打击过大。即使明白此刻的谢怜可能还活着,可他还是不能放下来。不知什么时候起,他的心,已是被名为谢怜的锁链牢牢缚住。
.
“你还好吧?看你挺虚的。”裴茗怎会察觉不到花城的异样,只不过有了之前因为铜炉开山造成的虚弱让他有了点底,另一边自然也是因为谢怜。
.
“不,我很好。”
.
花城堂堂鬼市之主绝境鬼王,这点脸面还是要的。何况此事重大,怎能在他那里出了乱子。
.
裴茗咂了咂舌,“算了不问你了,太子殿下呢?”
.
从裴茗口中冒出的那句“太子殿下”一下便让花城没了底气。久违的称呼让花城不禁恍惚了一阵。
.
花城不知道怎么开口。如果直接说殿下死了,那他一定会被刀剑相向的吧。他不想编造,他从来不想在谢怜的事情上说一言一语的谎话。那是他的底线。
.
踌躇了一阵,花城语气微弱,全没有他那生人勿近的气势,“殿下他……暂时有点事,回了……上天庭。”
.
上天庭三字一出口,花城便是突然之间“哎”了一声,仿佛想到了什么,推开了那些存留于心底的彷徨。
.
是啊!上天庭!他怎么没想到!他的殿下是神啊,既然知道自己不会死,那会去哪里?唯有上天庭了。摆脱了危机后的殿下,一定想着去求死还罪。想到这里,花城又有些心酸。
.
若是上天庭的那帮废物真的让他殿下死,那么……花城强止住了他的想法。那太可怕了。
.
裴茗也没起疑,就只是回了一句“哦,这样啊。”然后也不再多问,就继续赶路了。
.
他那点情商还是有的!!花城主这种样子,绝对不会有好事发生!
.
他不说,花城也不会接下去找话聊,眼下更重要的显然是那个传送怨灵的缩地千里更让人心急。
——
——
“呃……”谢怜感觉头昏脑涨的,总觉得丢了什么东西,落在了某处。
.
眼睛的痛异常钻心。他所触碰眼角的手,早已染了红,只是他看不到。手上湿润的触感很奇特,散发着一种他并不喜欢,却也不厌恶的味道。
.
芳心已经乖乖的被握在手里,红也侵蚀了它,在那深邃的黑色上也能清晰可见。芳心剑心一银更为明显。而从剑身直直顺剑尖落下的更多红在白净的石面上晕开。
.
风信斗志溃散,所有的力气都用以维持意识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定要醒着,明明他看到了这样的画面,并深深烙印在了脑海里。
.
从他们私自跑出来找殿下,遇上贺玄,最后见到这样的殿下……这些都来的猝不及防,他们此刻的心情难以形容。
.
“殿下,他们该怎么办呢?”贺玄突兀的一句打破了沉寂。他当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这些人都这么震惊,他很是乐在其中啊。
.
谢怜动了动身子,没什么太大的动作,像是好久没有说话,所以声音嘶哑,“滚。”
.
肃杀的气息蔓延开来,这简单的一字,彻底让风信崩溃。慕情也险些倒了下去。
.
他们都很清楚,哪怕是被人欺辱被人嘲笑的时候,他都没说过这样的话。
.
“殿下……你……怎么了??”慕情感觉自己的声音一定很颤,夹杂着他本人的不可思议以及同样的惊诧。
.
“我……”谢怜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他顿住了,像是被定在了那里连呼吸和心跳也没有——也对,他已经死了。
.
谢怜极为僵硬的转过身,面朝仙乐宫大门前。先前的那种违和感越来越强烈了,那里面有人!
.
木偶的丝线在那双未知的手下牵引着。
.
“去,皇,城。”宛若行尸走肉,在人为的操控下说出了这般话。
.
黑色的怨气从仙乐宫里源源不断的窜出来,围绕在风信慕情身边。风信本就意识虚弱,这一下便倒了下去。慕情却也觉得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意识退却,“咚”的一声也跟着倒下。
.
那怨气里有东西。谢怜漠然的转身,居高临下,黑色在他的身后狂舞。
.
-完







/哈哈哈画了好可怕的东西/
/看看就行/

【不知所谓的一篇】

我这算……百粉啦???
好吧
接受现实
没有什么奖励,单纯纪念。
嗯……定个小目标,两百。
fighting!!

[花怜]绝生灭-十八.

十八.
无言。
.
那本来想好的千言万语终是卡在了喉咙里,怎么也无法说出来。与记忆中那人分明相同的样貌却完全不同的气质,实在实在是,太令人感到陌生了。
.
“你是谁?”这样的话差点就要脱口而出,风信强忍住心里的焦躁和疑惑。注意力终究还是被那人身上的那深入人心的血色夺走。
.
风信心里没来由的抽痛,颤抖的身子也不见好转,反倒是抖得更厉害了。那是他跟随多年的太子殿下,只不过白色的道袍上红色欲滴,仿若染了几多艳丽的彼岸,此刻正无节制的绽放。
.
血,从他袖中苍白的手臂处滚落,那里骇然是数道淌着血伤口。他的眼睛闭着,眼角有几滴血珠,溢满了便划过脸颊,落上衣,落在地面。
.
不痛吗?
.
“殿……殿下?”再瞎再实力不济的武官也能感觉到他身上非人非神的气息,阴森可怖的怨气铺天盖地,覆盖了呃整个仙乐宫。
.
谢怜听到声音,缓缓的侧过头,面向风信,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睁眼,只是静静地站着。他抬起右手轻抚脖颈,抹上了几分红色。风信蓦然注意到,对方两次下凡被套上的咒枷已经不见了。没有黑色禁锢的脖颈十分的白皙,隐隐可以看见喉结。
.
“你是……?”
.
殿下向来温柔无风的声音还是那般不变,他轻轻的说着不知所谓的话,却是不经意间一笑煞旁人。
.
风信感觉自己心都要碎了。极力保持住的姿势终于是无了力气,在这句话下彻底溃散。他跪倒在地,低着头,就好像在向某人下跪请罪一般。
.
“喂!”慕情靠近风信,用力扯了扯他的衣袖。“那不是太子殿下,绝对不是……”
.
慕情也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很容易就能想到,贺玄的话本就是一个提示,再加上现在如此多的怨气聚集……很明显了。那位绝境鬼王指的就是谢怜。慕情也只想自欺欺人罢了。
.
贺玄没什么感觉,就站在那里“哼哼”的笑着,手臂里还环着芳心。
.
不过,戏也看够了,那么……不需要的人就可以退场了。
.
“殿下,时辰已到了。该走了吧?”
.
贺玄走向谢怜,芳心握在手中,两人逐渐靠近,他将芳心捧起,作恭维状。
.
谢怜自出现起便没有太多的动作。仅有的几个字也无法判断他现在的状态。他就站在那里。没有什么喜哀悲痛,就好像一具没了断了丝线的人偶,不会再有任何反应。而作为背景的仙乐宫此时也格外阴森,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那里。
.
当贺玄出现在他身边的时候,谢怜是能感觉出来的。机械的伸出手,接过芳心。手握住的那一刻,仿佛触到了什么开关。
.
“呃……”从掌心传来的剧痛直接袭击谢怜的意识。生理上的痛苦在向精神冲击。眼睛不由自主地睁开,似乎想要看清什么。
.
但是,不得愿。他什么也无法看清,漆黑一片是他所能看到的唯一颜色。
.
“殿……下!!!”
.
与之同时响起的是风信慕情在看到谢怜模样的惊恐尖叫。
.
谢怜看不到,并不是芳心的缘故,而是……本该那双清澈无垢的双眼存在的地方,空无一物!!
.
那里是一片黑色,就如吸噬人的深渊,深不见底。随着这一睁眼,眼角的血珠变成了泪,越来越多的涌出。
.
谢怜的眼睛……不见了。
.
当事人也发现了不对劲,右手轻轻触碰右眼,从眼部传来的剧痛瞬间便让他崩溃。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声响彻了整个仙京,久久不绝。
.
芳心微微颤动,不断有绯色的血滴在它的剑鞘上,渗透进剑身。
.
——我是谁?为什么想不起来?
——这是哪里?为什么一片黑色?
——你又是谁?你想做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啊啊啊啊啊!!!!!
.
那一天,仿佛重又经历了百剑穿心,那般同样的剧痛,同样的不明白,同样的想要死去的心。
.
-完

————————————
日常碎qwq
相信我这章绝对甜!不甜我的错!是我只会放渣糖!绝对要相信我!后续剧情还请远观。
嘛时间有限,感觉剧情整体节奏略快的也不能怪我呀,字数写不来秀秀那么多啊啊啊

[花怜]绝生灭-十七.

十七.
突然之间,铜炉山内的怨气薄弱了许多。布满黑色瘴气的环境也明了几分。
.
花城深陷于与怨灵的纠缠。这些东西太灵活,数量又多,花城身为绝境鬼王也有些力不从心。
.
这一刻的转变让花城不禁放松了一些。但是下一瞬又不免让人担心起来。
.
怨灵为什么会减少?这不是想少就能少的东西,他们急于反抗花城,不可能还有机会出去。而这又是一瞬间的消失,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们?不,也可能是,有什么东西让它们愿意放弃对付花城。
.
是什么……能想到的东西太多了。根本无法猜到是什么。
.
“花城主!你怎么还在这?!”这声音花城听着挺耳熟的,可想不起来是谁。要从他记忆里找出这么一个人可真的难多了。
.
不过也不用多久,那声音的主人便跑到了花城面前。之前还想不起来的人就一下子记得了,这声音不就是裴茗嘛。
.
他不是一个人,背上还背着头发乱乱微卷身上满是污垢的奇英——他还在昏睡。
.
“你们……这是?”
.
“哎别说我们了,花城主你还不知道吗!?漏了漏了!!”裴茗急得很,话都说不清。
.
“什么漏了?你说明白。”听此,花城脸色越发凝重。强烈的不安早就挥之不去。
.
“怨灵!铜炉怨灵!”
.
花城不再说什么了。果然,之前的担忧是正确的。这漏了不是指因为结界破灭而出去了的铜炉怨灵,而是……因为特殊的法术传送到某一处的那些突然消失的怨灵。
.
花城唯一想得到的传送法术,怕也只是缩地千里了。
.
“白无相吗!啧。”花城已无心与剩下的怨灵缠斗了,如果这些怨灵逃出去还好,短时间内逃不了太远,让那些破神灭掉就好。可是,这缩地千里可就不一样了,要是它的终点设置在了某些人多的地方,这人面疫可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了啊。
.
“有看到阵吗?”
.
“没有真的看到,我们当时在阵的附近,看到了无数怨灵从那里消失。”裴茗至今回忆起来都意犹未尽。他很久都没看到过这么庞大的怨气了。
.
“带我去!!”花城顾不得自己的疲劳了,他必须要快点到那里,防止更多的怨灵进行传送。
——
——
“慕情啊,你准备好了吗?”这句话虽然是对慕情说的,但是风信始终凝视着这些武官,不敢懈怠。
.
慕情此时还不忘翻了翻白眼:“少废话吧,直接打!”说着便是已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
“跟你这人说话还真没意思啊!”风信举起佩剑,劈头便是一剑!
.
这些武官自然也不是吃素的,闪的飞快,若不是这一剑的剑气,他们可能会毫发无损。
.
风信抹了抹嘴,“看来得稍微费点力了!”他时刻在关注着仙乐宫那边的状况,此时此刻多么希望他们的殿下在场,化解这场纷争。
.
慕情没有多言,也是一剑挥去。粗略数了一下,这些武官总共有13人。这个数目还不到对付不了的局面。
.
“你们还是别费功夫了。”贺玄双手负于身后,“他明明就要醒了,为什么非要打扰他呢?”
.
贺玄倒是快意,站在一旁,就这么看着风信慕情与这些武官斗,没有丝毫要出手的意思。
.
“呵哈……他?”风信喘着粗气,几分钟间他与几个武官已是过了几个回合。真想不到,这些人的法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悍。
.
“对啊……”贺玄嘴角勾起,扬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
“——那位绝境鬼王。”他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恶意,作为绝境鬼王的气场不经意间散发,此刻危险是最合适他的词汇。
.
随着他一句话的落下……
.
风信仿佛看到了世界上最最可怕的东西,紧握在手中的剑“咣当”一声掉落在地,整个人都在颤抖。
.
——他所注视的方向,仙乐宫前。
.
慕情还在与武官打斗,听到剑掉落的声音,也顺着风信的目光看去。
.
然后下一刻,他呆住了。什么动作都停止,他站在原地,整个人都在微微发抖。
.
数不尽的,黑色与红色。蔓延,无休止的蔓延——覆盖了世界。
.
-完

————————————
碎碎念_(:з」∠)_
本文类型属于原作某一情节改动以至剧情发生变动的续写,属于剧情流吧……所以糖还要等等,并且慢热.
大气丢预警,下章小高能!!不骗你!